您的位置:萧山网首页 > 靖江网 > 靖江故事 > 正文内容

红色老街

时间:2019-07-30 10:55:26   来源:   点击:

  周晓荣

  街还在,情依旧,只有那过去的岁月像流水一样总是一去不回头。但发生在老街里的一个个动人的故事。即使过了七八十年的今天,听起来依旧惊心动魄。下面,我把发生在老街里的真实故事,一个一个地讲给大家听。

  甘露街是一条有着红色基因的老街。它座落在殿沿湾的东侧,甘露村的最南端与东方村接壤。这是一条横街,朝北店座落在东方村地界,朝南店,座落在甘露村地界,中间刚好被一条官界路穿过。这条官界路在解放前是绍兴县和萧山县的分界线。虽然东街到西街全长不足百米,但在解放前也算得上是一条像模像样的街了。店铺齐全,供销两旺。店铺有:米行、茧行、南货店、百货店;有酒店、茶店、剃头店,修自行车店;还有药店、豆腐店、铜匠店、放花边店;甚至还赌场、戏台等一应俱全。

  一、杨之华在甘露街创建红色交通线

  在甘露街的许多店铺中,生意做得最大最兴旺的要算陆家三兄弟了。大店王名叫陆志炎;二店王叫陆志坤,官居省参议员之职;小店王叫陆志佩。当时甘露街陆家有财有势,在地方上也算一户有名有望的大户人家了。尤其是大店王陆志炎,为人正直,乐于助人。因此,许多人都喜欢和他交朋友。其中有个坎山的杨沛楠就成了陆家的常客。他经常到陆志炎家来喝茶聊天。所以杨沛楠的女儿杨之华也到甘露街来熟悉地形,了解情况。在和陆志炎的交谈中也觉得这个人靠得住。因此,她把甘露街陆家发展成为地下红色交通线上的一个秘密联络站,陆志炎理所当然地成为了红色交通线上一名重要的联络员。杨之华还把陈毅的阿妹陈友美带到甘露街来办学教书。学校设在甘露街中的甘露庵里。学校取名为“甘露小学”,校长陆志炎,教师由陈友美等三人组成,招收各年龄段学生共计四十五人。其中东桥村的范仲水,东方村的庞张奎、甘露村的陆瑞英等都是陈友美的学生。陈友美公开的身份是教师,但实际上是在做地下党工作。杨之华还把自己的保姆周妈妈也安插到甘露街这条地下红色交通线上来做联络员。就这样,一条以甘露街为中心,东到党山益农村,西到萧山湘湖的红色交通线在杨之华同志的亲自领导和组建下正式建立了。

  二、甘露街召开国共联合抗日会议

  1937年,杭州被日寇占领后,国民党浙江省政府被迫迁移到河上店。国共两党为了共同抗日,决定召开一次联合抗日会议。经研究决定:会议地址设在省参议员陆志坤的老家——甘露街陆志炎的家里。开会时间定在1938年农历三月初一。为了确保会议安全召开,安保工作显得尤为重要。具体由省长黄绍宏的警卫队队长俞来兴一手抓起,如安保人员的组建,武器的配备,暗哨的设立等等,为了确保万无一失,甚至还在陆志炎家的竹园里秘密修筑了一个临时防空洞。安保工作已准备就绪。真所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独等会议的召开。

  会议召开的前一天下午,已有双方代表陆续到来。到傍晚时分,两党十四位代表除省长黄绍宏以外已悉数到齐。省长预先说好要到明天早晨才到。

  第二天早晨与代表吃好早饭,走进会议室坐等省长的到来。八点还差五分钟的时候,甘露街的西北方向传来了飞机“隆隆”的轰鸣声,代表们十分警觉地冲出会议室,迅速躲进防空洞。“轰!轰!”两声巨响。两颗日军炸弹刚好落在防空洞口爆炸。由于防空洞不够深,躲在洞口的陆志炎的妻子(双手还抱着一个三岁的儿子)被弹片击中胸部,不治身亡。

  为了预防日军的第二次轰炸,经代表们临时讨论决定:会议地址转移到临浦倪老板米行。与会代表分两批走,第一批国民党代表乘坐四只乌篷船,上午九点出发先去临浦,第二批中共代表粟裕等乘坐三只乌篷船,上午十点出发去临浦。中共代表由俞来兴、陆志炎的儿子陆学在等人护送。

  农历三月,江南水乡雾气特别重,虽已接近中午,但河湾里的雾气还没有散尽。船到绍兴白马湖时,忽然前面依稀可见一只小船,船上还有两个人影在晃动。但看不清他们在干什么?“操家伙!”俞来兴一声命令,护卫队员个个紧握枪杆,眼盯前方,随时准备射击。这时,陆学在对俞来兴说:“不要开枪!我看是一只捕鱼船!”两船相遇,一看,果真是一只捕鱼船。船上一个三十开外的男子和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看来是父女俩吧。他们在水里放油丝网捕鱼。还好虚惊一场,为了以防万一,把们们的船和人一起带到临浦去。

  两批代表终于安全抵达临浦米行,为了弥补捕鱼小船父女俩的一些损失,给他们装了满满一小船大米。但父女俩死活不肯收。这时俞来兴想了个办法说:“你的女儿被甘露街大店王的儿子陆学在看中了,这船大米就是聘礼。你拿回家去吧!”说起甘露街大店王,真是无人不晓,那个不知。、说者是假,听者当真。父亲看看船上的小男孩,也不过只有七八岁,相貌也生得不错,他心里就答应了,父女俩开始来的时候,吓出了一身冷汗,现在回去心里反倒乐滋滋的。船已去得很远了,父女俩还在船上挥着手。

  三、保护、护送革命领导

  1940年秋,周恩来同志以国民党国防部副部长的身份到萧绍一带来动员抗日工作。途经杭州七堡,在过钱塘江时,他乘坐的小木船快到江边时被一个风浪打翻,幸好没有生命危险。被当时在江边管棉花地的长工翁岳林(萧山靖江东桥人)救起,后来周恩来等几人到翁岳林舍头过夜。第二天,由红色交通线联络员前来通知陆志炎,要他马上组织人员护送周恩来到萧山湘湖。陆志炎当即叫来俞来兴商量,组织十六人的自卫队,由俞来兴任队长,到天黑时周恩来等几人已到靖江的李阿关口,就是现在的变电所旁。,那边的交通员把周恩来等几人交给这边的交通员。这边的自卫队员带上武器,乔装打扮把周恩来等人安全送到萧山湘湖。后来周恩来由湘湖到临浦作短暂的停留又去了绍兴。

  1942年7月,当时任中共浙东区委员会书记的谭启龙同志,一天傍晚下着雨,他身穿蓑衣,头戴 斗笠,来到甘露街的陆志炎家,他亲自前来了解敌情,视察地形的。吃过晚饭,由陆志炎秘密安排到一个最可靠的朋友家里过夜。第二天一早,陆志炎又派人护送 谭启龙同志安全离开。

  四、保护、抚养革命后代

  日机到苷露街来扔炸弹,绝非是一次偶然的巧合,其中一定有汉奸告密。所以,甘霑街的形势变得严峻起来了。为了安全起见,杨之华决定把陈毅的阿妹陈友美暂时撤离甘露街,但陈友美的两个孩子仍然留在甘露街陆志炎家里`,叫陆志炎保护、抚养。过了一段时间,陆志炎觉得这两个革命后代养在家里实在不太安全。后来,他秘密重托给两个知心朋友分别抚养,一切费用全部有陆志炎支付。他还经常到这两个朋友家去探望孩子们。

  1941年l月6日,震惊中华的睆南事变发生了,项英把一个女儿托付给他的警卫员沈来法,叫他乔装打扮,突出重围,把女儿送到浙江萧山甘露街的陆志炎家。还带上一支驳壳手枪,给陆志炎做个纪念。

  l941年|月10日夜里九点多钟,大店王陆志炎一天生意做下来,身心有些疲惫了,刚准备上床休息,忽然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怎么晚了,还会有什么人来呢?”陆志炎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又小心翼翼地把门打开,一看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小女孩,衣衫褴褛,蓬头垢面,“你们是?”没等陆志炎把话说完,那个男人就自我介绍说“哦!我叫沈来法,是坎山人,我是新四军军长项英的警卫员,这个小女孩就是项英的女儿。是他叫我把女儿送到你家来的。我们新四军9000多人全部被几十万国军重重包围,我军伤亡十分惨重。我们是从敌人的包围圈里突围出来的。这支手枪是项英叫我带给你做个纪念。陆志炎坚定地说:“枪不要,女儿留下!”就这样,陆志炎又收养了一个革命后代。

  后来,有消息传来,新四军9000多人除2000人突围外,其余7000多人全部壮烈牺牲。项英军长也被叛徒杀害。陆志炎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把革命后代保护好、抚养好。

  五、遭到特务的三次谋杀

  陆志炎的妻子,陆学在的母亲用柔弱的身躯抵挡了敌人坚硬的弹片,使抗日将领免遭伤害。但可怜七岁的小学在却永远地失去了母爱,是多么的不幸啊!然而,小学在又是一个多么幸运的孩子,为了弥补失去的母爱。陈毅、肖劲光、杨之华、陈友美等同志都把陆学在认作干儿子。小孩子,大名气。因此,引起了国民党特务头子戴笠的注意。

  省长黄绍宏为了使陆学在能领到抚恤金,特地到靖江胡祥发家召开一次关于陆学在领抚恤金的讨论会。特务头子戴笠就派来一个女特务和三个随从,前来谋杀小学在。后来在省长黄绍宏的警卫员保护下,总算免遭杀害。

  数月之后,戴笠派来另外一个女特务,大约20来岁,看上去非常年轻。直接来到甘露街陆志炎家里。一住就是三天,到了第四天早晨,这个女特务可能有点良心发现,对陆学在的父亲说:“这次我来的任务就是来谋杀你儿子的,看看未满八岁的孩子,我怎么下得了手呢?我回去了。”她说完就走了。

  一年之后,戴笠又派来一个女特务,这个女特务的年龄有点大了,看上去三十开外,也直接到甘露街陆志炎家里,一住又是两三天,但她也下不了手。原因是她家里也有一个和小学在一样大小的儿子。况且陆学在也叫她妈妈,看看眼前的小学在,再想想家里自己的儿子,于是她也下不了手。等了三天后,与小学在的父亲说:“我是戴笠派来的,我的任务是来谋杀你儿子的。你的儿子实在太小了,我也是做妈妈的人了,我实在下不了手。我回去了,我回去会直接向蒋介石汇报这个情况的”,陆学在的父亲问:“你不杀我儿子,你自己有危险吗?”这个女特务说:“我不怕!因为我的丈夫是个军官,头衔比戴笠不会小!”说完就走了。

  一月之后,那个女特务特地寄来了一封信。信中说:“我已向蒋介石汇报了这个情况,老蒋说:‘他是吃饱饭没事干,别理他!’”从此以后,陆学在总算解除了遭特务谋杀的危险。

  六、解放后中央领导探望陆学在

  1956年,当时陆学在在萧山长河孔家岙小学教书,由萧山县公安局通知并护送陆学在去杭州西湖会见新中国第一任女工部部长杨之华。

  1958年,陆学在在义蓬区校教书,区领导前来通知陆学在去会见全国劳动部部长马文才。

  1959年,暑假期间,陆学在在萧山中学学习班学习。由文教育局通知陆学在去萧山市心桥会见陈友美。

  1962年陆学在在义盛新庙前小学教书,由区领导通知陆学在去靖江(现靖江初中旁)会见陈毅元帅。

  1964年,陆学在在靖江甘露小学教书,粟裕大将亲自到甘露小学探望陆学在。

  1967年,陆学在在甘露小学教书,陈毅元帅派警卫员直接到甘露小学探望陆学在。

  1979年,大将肖劲光特地为陆学在作了一首歌词,题目是《孩子啊!孩子》。

  1994年,陆学在在梅西初中做总务后勤时,陈友美的女儿,当年陆家抚养过的革命后代,亲自到梅西初中探望陆学在。

  中央首长来探望时都问起陆学在有何困难?有何要求,但陆学在总是摇摇头说:“我没有困难,也没有要求,谢谢领导的关心”

  当年七八岁的小交通员,如今已是八十八岁的高龄老人了。但他仍然过着清贫的田园生活。

本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