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萧山网首页 > 靖江网 > 靖江故事 > 正文内容

难忘的黑布钱包

时间:2019-07-30 10:50:31   来源:   点击:

施锦焕


  离家约半里处住着一位老大娘,人称阿婆。阿婆有个钱包,是她自己纺线织成的一块黑色土布,约20厘米见方。我从小不知多少次看到,她将零用钱放在布中央,把布的四只角叠起来,自然成了钱包。时常见此,不觉异常。然而,入伍时与阿婆惜别,黑布钱包却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那是一个严冬的早晨。我正在收拾行装,准备乘公共汽车到县人武部去报到。“哎呀,阿婆来了。”母亲喊道。我顺着门口望去,只见阿婆头戴青绒帽子,两鬓拖下雪白的发丝,脸色灰白,眼眶微红,上穿青布棉袄,下着半旧青布夹裤,右手扶着一根拐棍,走路颤颤巍巍。

  我急忙奔出门去,将阿婆扶到屋内的椅子上。她一坐稳,左手紧紧地拉住我的右臂,右手从棉衣里取出她的黑布钱包塞到我手中。

  “阿焕,你是我们这儿第一个去参军的小伙子,我老了,不一定能等到你回来,这10块钱算作我的一点心意,一定要收下。到部队里要有出息,要上进。”

  “阿婆,我一定好好干,给您和乡亲们争光。我当兵去了,不能再照料您了,这钱还是你自己留着吧!”

  阿婆脸上松驰的皮肤抖动了一下,两颗老泪在眼窝里滚动。母亲见此,忙向我使了个眼色,我顺从地收下了黑布钱包。

  在公共汽车站,与亲朋好友握手告别上车后,我焦急地盼着车子快点开动。因为停留时间越长,阿婆发现我放在长条桌(注:应为“椅”)上的黑布钱包后定会赶来,那时,我将如何是好?

  车子启动了。突然,我瞥见了阿婆的身影,站在人群最后边,右手拄着拐棍,左手扬起了黑布钱包……

  11年过去了,我没有辜负阿婆的期望,当上了一名军官。在我入伍第二年秋天,阿婆离开了人世。但她到车站送行时的镜头总在我眼前晃动……

本站编辑: